驾驶途中挡风玻璃上惊现2米大蛇 司机:你莫吓我


3月23日,默克尔宣布,在德国全国范围内限制公共活动,禁止超过2人的公共集会,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保持1.5米以上距离,禁止餐馆提供堂食服务等,但是上下班、就医、采购、个人室外活动等不受限制。

“目前我所在的城市,公共交通正常运行,但也采取了一定应急措施,比如会禁止公交车前门上车,减少司机与乘客之间的接触。”小莫说。

目前,北京市疫情以境外输入性病例为主,同时也出现了1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,3月23日单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数达到31例,“外防输入,内防反弹”是当前疫情防控工作的重点。

小莫说,3月10日开始,包括达姆施塔特在内的很多城市的大学逐步停止了教学活动,陆续关闭。虽然此时正值德国学校的春假期间,常规的教学活动没那么多,但是还是会影响很多学生的考试以及假期研讨会等。

3月初,德国各种声音频出,体育联赛要不要取消?音乐会还能否举办?要不要关闭学校?狂欢集会还能否继续进行?这时,很多人才开始意识到,疫情离自己越来越近了。

“无口罩,用毛巾围巾裹口鼻也可以”

小莫介绍,起初聚会的人数被限制到只有5个人,“在街上,如果超过5个人一起行走,就可能会被警察盘问,可能面临罚款。后来,减到2人。”

小莫说,“若疫情持续到六七月,可能明年初我也无法如愿毕业了”。

小莫介绍,一方面,目前在德国,口罩很难买得到,“有些药店可以预约购买,但订单已经排到了一个月之后”;另一方面,是出于文化原因,“大家都觉得,只有得了病的人和医生才需要戴口罩,普通人是无需戴的”。

除了学校的管控收紧,包括达姆施塔特在内,德国的很多城市也开始缩紧政策,“进入3月,管控越来越严了。”小莫说。